內  丹 實 效
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Life-nurturing Traditions (ISLT)
電郵地址:islt_info@islt.com.hk  neidan_neidan@yahoo.com.hk  電話:2246-8177  傳真:2246-8177  
地址:香港灣仔皇后大道東147號威利商業大廈22樓
一 位 女 學 員 練 內 丹 後 的 健 康 報 告
  本人的問題可不算少,計有:重症肌無力、甲狀腺抗奮、視力衰退、慢性咽喉炎、胃酸倒流、貧血、腸太長和乏力蠕動、痔瘡、關節勞損、皮膚乾裂、凍瘡等。自母胎本人已不是健康一類,但最近的幾年,身體越來越差,各樣病都不嚴重,不會有生命危險,但樣樣都困擾不堪,如:

  凍瘡:令我在冬天時腳趾痕癢非常,在家中還可以抓癢,穿上鞋子,離開家門後,那滋味真難受。

皮膚乾裂:令我在北風天時不能洗澡,因每次洗澡後我的雙腿便會乾裂得很癢和很痛,無論我如何護膚,(包括把我雙腿塗滿油再用保鮮紙包好) ,但結果還好不了多少。

  關節勞損:令我不能跑步,或每次跑步後便要付出代價||左膝蓋和右髖關節痛上好幾天,有時嚴重起來就是行路也會引發痛楚。

  胃酸倒流:把我的牙齒的琺瑯質侵蝕變得敏感非常,食道因胃酸而灼熱疼痛,睡覺也要坐著睡。

  甲狀腺抗奮:令我手震,情緒不穩,體重下降,西藥在個多星期內把我體內的白血球數字推低至危險邊緣,西醫要我開刀切除部份甲狀腺,隨後告知手術的後遺症可能是||終身服食甲狀腺補充藥或是過些日子再做多一次手術。轉看中醫,他把我的甲抗醫好了,但腦部控制分泌甲狀腺素的下視丘的指數(T3T4)卻為所動,西醫以安全計還是要我做手術,但面對那些後遺症,真有前路茫茫之感。

  重症肌無力:令我很易疲累,其中雙眼最受罪,中藥曾令我情況好轉,但到後來一補便腸胃受不了,而西藥一忘了服食,眼皮便往下墜,間接地影響了我的視力。

  慢性咽喉炎:令我說話很辛苦,偏偏我的職業要用言語去表達,真苦上加苦,耳鼻喉科看完一個又一個,總是反反覆覆的斷不了尾,多年來也是好一會又回來,痛個沒完沒了,西藥的副作用令我大量脫髮、關節腫脹得無法蹲下來,更慘是令我一直有的消化問題惡化。

  消化是困擾我最長時間和最令我提心吊膽的一個問題,除了排便困難外,「放屁」也絕不能隨意,經常看見肚皮某些地方凸如小丘,很不舒服,脹脹痛痛的,很不自在。一直以來我都沒有天天排便的幸福,但最終還可排出來,至97年慢性咽喉炎病發後,情況每下愈況,別人兩三天才排便視作等閒,但我來說一天排不出也可以很大件事。便意甚濃,急至毛管也豎起,腰背也伸直,無論怎樣使勁,眼周圍的皮膚也因用力之故而呈現出一點點紅點,就是排出不來,最終唯有弓著背到醫生處求救,西醫開了瀉藥才解我暫時之困,但當腸胃適應了之後的尷尬可真難堪至極。急得要命,但那時的狀況卻是出與不出之間,令我家門也不能踏出,想到醫生處尋解決之法也不能,現時回想也覺心寒。看過一腸胃科名醫,他叫我不用擔心,我只是大腸收縮得不協調,服藥後,我一定會「暢通無阻」,千多元換回一大袋藥,心想這次應可放心吧!哈!誰知隔天便要到醫院放大便。最終還是以往看開的那位中醫可以為我的腸胃護航。但我服藥的份量,反應令他擔心,他建議我去驗腸。至02年我才「的起心肝」去驗,化驗師一邊照一邊用英語自言自語的「嘩!好長,真的好長,點解會咁長!太長了!」得出的結果是我有一比別人長許多不大蠕動的腸,他和中醫也建議我跑步和多食蔬果。一直以來水果是我的主要食糧,我又不大喜歡肉食,這方面我沒有問題。但跑步卻增加了我的關節痛,多痛幾次我便要找骨科醫生為我消除痛楚。於是減少了跑步,加了瑜伽,到健身室做運動,但情況仍是沒中藥便排不了。腸胃科醫生對腸過長的答覆是:- 我的腸在我肚內盤了幾個大大小小的圓,加上它的活動力不夠,我早晚會人醫院也放不到大便,那時便一定要開刀,便順便切短些吧!他說得輕描淡寫,但我感到異常恐懼。他們倒回來問我別人兩三天沒排便也沒事,為何只有我覺得有問題,還叮囑我無論如何也要養成天天排便的習慣,最後他們歸咎於我心理過於緊張,令腸臟不能收縮自如,只要我放鬆若無其事,便一切也會好轉。至此好像一切也是心理作用弄出來,那時我想是否應加多一位心理醫生呢!但另一方面又覺得他們太荒謬、太幽默、太不明白病者置身其中的感受。隨後亦姑且嘗試放鬆自己,每天做完瑜伽打坐,才進廁所,邊坐邊聽音樂、看書報雜誌,但結果依舊,事與願違,奈何!當時進食也擔心會否增加腸臟的負擔!唉!真是連進食的慾望也沒有,生活的主食糧是藥,主要約會是往訪醫生。賺錢目的是付醫藥費,多無奈的生活,灰暗一片。

  謝主隆恩(本人是天主教徒),徐神父建議我學內丹,我以上的問題才得轉機,只食大力丸(一種醫治重症肌無力的藥),內心惊得要命,但看雪櫃內還有最新的瀉藥,便自我安慰叫自己不要慌。上了兩三天堂後的一個早晨,跑完步竟有便意,內心忐忑,不知後果會如何,應否立即服瀉藥,若不,那會否又令我進退艱難!祈禱後才鼓起勇氣進洗手間。哈!竟然在沒任何藥物幫助下,雖然辛苦但仍可排出,即時鬆一口氣,又「謝主隆恩」。當時我也有想過會否只是一個偶然而已,很難相信有一種運動可以在短短兩三天內,仍未學成全套便發揮功效。整個月我都是半信半疑,那時剛好我兒子回港度假,他最了解我當時的矛盾心情,我久不久便問他內丹會不會令我的腸胃正常些,當然他不能答我,只是當時太乍驚乍喜,要找個人說說。時至今日,我相信是內丹的功效,因偶然是沒可能接連不斷地發生吧!甲狀腺方面醫生給了我一個期限,若到一月初我的驗血報告仍是依舊,那我便一定要接受開刀,誰知到了一月奇事發生了,腦丘的T3T4竟在沒有醫藥的治療下,回到正常的水平,西醫說:「無可能」,他不信中醫,更不信有一種運動可以治病,他懷疑我服食了別的藥物。他說這結果令他尷尬,要我三月中旬再抽血化驗,他認為我一定會再甲抗。好啦!走著看瞧吧!

  上年的12月天氣特別寒冷,過往我的腳趾必定會長許多又紅又腫又痕又痛的凍瘡,但今次竟只紅了一塊,不痕也不痛。皮膚乾的問題也得到解決,今年是我這許多年冬天洗澡最多的一年,洗完後只需塗一次護膚油便可。因慢性咽喉炎而久違了的麥記薯條,現在開懷大嚼後,也不會如過往般令我喉痛失聲和令痔瘡發作。看來以後我也不需要以白灼青菜度日了。

  我現在每天5 點起床後,便做一次動功,才出門跑步,回家再做一次,才開始食早餐,食完便洗澡,真痛快,又可以跑步,又可以洗澡,又可以「出入平安」!這三四個月簡直是我這幾年最寫意的日子。還有大力丸的份量也每天減少了三粒!哈!「冇得頂」,雖然現在仍未能天天排便,仍偶爾要服大力丸,但已很感謝天父把蘇老師帶來給我了!

  我母親在過去兩年受乳癌和類風濕關節炎的困擾,最近還加上白內障,於是我替她報名參加了三月初班,起初她也不大願意學,因早前她學太極和六通拳後,她腳部的關節痛加重了,但我在班上耳聞目睹再加上自身經歷的事實,令我帶點戰戰兢兢地要她再試一次,首兩天問她感覺如何,有沒有痛,她都答「沒有」,到第三天她告訴我精神好像好了。希望再過些日子她也可以重拾健康吧!